曾經, 我有兩隻跟我生死與共的寶貝寵物 " 天竺鼠 "  名叫 " 左左 " 和 "右右"

牠們兩個都是小女生, 是我用生命去呵疼的寶貝.

高中時期還住在家裡的我, 只能飼養這種可以藏在房間內的小動物,

爸媽時常威脅要把左左右右拿去放生或者拿去動物園丟掉,

但我總會怒氣沖天的回嘴說: 鼠在人在, 鼠亡人亡

在我以命相拼的情況下, 我的鼠寶貝們跟著我, 從高中到大學, 從一個月大的小幼鼠到七歲壽終老死

 

左左和右右兩姐妹的個性是相差很多的, 左左很可愛,很貪吃,整個胖嘟嘟, 對人對事都很放心,

被抱起就肚皮朝上放鬆癱軟的享受撫摸,

而右右則是個很有警戒心的孩子, 一直都維持著標準體重, 別想把牠翻過肚皮來摸,

牠會緊張到全身肌肉緊繃, 最大的極限是側躺著給摸.

那時,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我的鼠寶貝是我人生的依靠, 是我生活的重心.

我每天會到處去買新鮮的蔬菜, 洗好擦乾給牠們吃大餐. 家裡的紅蘿蔔更不曾斷貨.

我每天監控著牠們的飲食和排泄, 稍有便秘或腹瀉我就馬上從淡水跑去台北看醫生.

左左在五歲多時往生, 原因是咬合不正, 無法吞嚥導致營養不良慢慢消瘦到昏迷死亡

在牠開始咬合不正最後的一年期間, 我每天就是拿果菜汁機把蔬菜打成泥, 混合泡軟飼料

一點一點, 一口一口的餵食, 牠會願意吃, 但每天吃進去的總不足以供應身體所需營養

齧齒科的動物, 讓牠沒辦法咬享受咬和吃的樂趣, 以前貪吃的牠, 頓時失去了胃口也失去了健康

 

左左走後, 我為了右右強打起精神, 花費更多的心思在右右身上,

牠的健康一直都維持得很好, 只是, 七歲對天竺鼠來說也是老齡了.

右右的健康逐步退化, 終究退化到時好時壞的狀況, 我每天都很緊張, 學校的課根本無法去上,

看到牠抽蓄捲縮著身體顫抖著的時候, 我用毛巾捧著牠就往台北衝, 沿路在捷運上哭著求老天多給我時間

就這樣, 有好幾回我都以為我要失去牠了.

有時抽蓄個十幾分鐘就會恢復, 看著牠又正常活動正常飲食, 我又覺得牠還能陪我更久

有鑒於發生抽蓄的時間越來越頻繁, 我怕到台北就醫來不及, 於是在淡水找了間有口碑的獸醫院,

我問醫生, 我該怎麼做?   醫生倒是反問我, 牠都這麼老了,妳還希望我對牠做什麼?

我知道右右的肝臟已經退化得很嚴重, 肝都腫起來了, 但牠是我最寶貝的寶貝 , 我跪著求醫生救牠

醫生只說叫我有心理準備, 回家去吧.

於是我帶著右右回家,  牠又時好時壞了幾天, 那最後的時光, 每當我看牠抽蓄時的無助和恨自己的無能

我巴不得所有的痛我來承受, 牠那小小的身軀只不過巴掌大些, 為何要讓牠這麼痛苦?

但我又抱持著希望, 覺得牠只是暫時病了, 也許下一分鐘牠就會好, 也許牠可以變成世界上最長壽的老鼠

我不放棄,日以繼夜的守候著, 眼淚像水龍頭一般的傾瀉, 哭個不停.

誰都沒有辦法想像, 眼睜睜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寵物掙扎著到斷氣那幾個小時的痛有多痛

即便是我現在回想起也哭濕了整個上衣的前襟, 妳要看著牠掙扎, 看著牠扭曲的表情

看著他哀號,看著牠痛苦的翻轉著, 四肢不正常的扭曲著歪斜著連躺連站都無法 ,

如果可以通通讓我來痛讓我來承受, 我甘願, 但妳就是無法代牠承受,

妳只能, 無能的無助的, 眼睜睜的看著牠承受著無比的痛苦, 聽著牠聲嘶力竭的哭嚎

幾個小時後, 牠斷氣了, 在極度痛苦與煎熬之中離開了人世.

這些影像, 就算是過了再久, 在我眼前依舊是那麼的清晰. 

那時的我沒有考慮過安樂死, 因為我根本沒有辦法接受牠要死亡的事實.

於是, 我讓我最心愛的寵物承受了無比的痛苦, 費盡全身最後一斯力量在嘶吼哀叫中離去.

 

我無法原諒我自己, 為何, 要那麼自私的將牠留著, 就為了多相處那麼幾天 ?

就為了多相處那幾個小時?   我錯誤的決定讓我心愛的寶貝在死之前承受了多大的苦楚

如果我可以倒帶, 如果人生可以再重來, 我ㄧ定會, 給我的寶貝右右一個舒適的寧靜安詳的環境空間離去

我好後悔. 真的.

 

 

babe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肥仔
  • 妮妮麻:今天肥仔復診有一個好消息
    腳腳的細菌感染已控制住了
    只是腳掌有一點變形  葉醫師說常常幫肥仔熱敷復健  很有機會
    至於腫塊  他也覺得很奇怪  在過一陣子如果在不消  有可能要在開一次刀
    還有那麻煩的毛囊蟲  葉醫師說肥仔體質不好決定先不投藥  暫時先3天洗一次藥浴
    不過莊醫師有教我先到藥房買一瓶深海魚油(人吃的那種)給阿肥仔吃
    因為是保健食品  不用擔心對身體造成負擔
    等我家肥仔吃了有用  在跟你說  可以買給妮妮仔吃
  • 小雞
  • 老~~~鼠
    我會怕
  • GINO
  • 我讚成你的看法 , 有個醫生說過 ( 重視動物真正的需求,而不是滿足自己的感覺 ) , 該可以為安樂死提供一個思考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