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章明義的說, 我是贊成安樂死的.

沒有經歷過寵物痛苦掙扎哭號到死亡過程的人也不必來我的版上留言筆戰, 我知道這是個爭議性的話題.

這只是我個人單純的親身經歷所產稱的想法而已, 最近剛好有看到一些相關的文有感而發.

 

第一次當劊子手決定用安樂死結束一隻貓咪性命, 是在做貓中途大概三四個月的時候.

夜行暗巷, 聽到微弱的貓叫聲, 聽來很淒厲,  我奮力的在巷弄中的車底匍匐著尋找貓的蹤跡

那是一個水果攤的附近, 我看見了那雙黑暗中發亮的眼睛.  是牠在慘叫著.

躲在水果攤的底層,  很恐懼的對我發出蛇一般的威嚇,  在微弱的街燈投影光線中看起來,

牠是隻頂多三四個月大的小貓.  在確認看到牠之後, 我急吼吼的奔到便利商店買了貓罐頭.

牠是餓了, 我輕聲溫柔的呼喚牠 , 給牠一點距離, 才得以看牠從水果攤架下緩步而出

讓我驚訝的是, 牠的下半身是拖行著的. 白色的毛色上有兩個化膿的犬齒咬洞, 是黑黑紅紅黃黃的傷口.

當場看得我眼淚都要掉下來, 牠警覺心很強, 我只要稍有動作牠就縮回攤架下方,

緊急打給我好友, 她也從家裡趕來, 為的就是想將貓咪抓到帶去給醫生看.

便利商店要來的紙箱紙板, 我們兩個人想盡辦法一前一後的想用箱子蓋住牠,

但住宅區晚上巷弄內停車很多, 貓咪有很多的藏身之處, 終於在纏鬥了快三個小時後抓到了牠.

 

趕緊打給動物醫院請求收留, 醫生看到這情況也只悠悠的嘆氣,

叫我們明天再來看貓, 他會先幫忙拍X光看看貓咪的情況.

老實說, 傷口很嚴重, 原本只有看到單面的兩個傷口, 怎料另外一側的身體上有著另外兩個齒洞.

貓咪因為疼痛的關係,所以對人非常有敵意, 稍微的移動牠都憤怒激動不已.

隔日, X光片出來, 貓咪的脊椎骨中間到後面幾節都斷了, 看樣子應該是路邊野狗造成的傷害.

醫生問我, 妳怎麼打算?  我茫然的看著醫生, 腦袋空空沒有任何想法, 只想哭.

醫生說現在有把抗生素和止痛藥粉參在肉罐頭裡面餵食了, 但這總不是長久之計,

我沒有給醫生答案, 只是說希望醫生可以好好的幫牠盡量治療.

 

之後每天去看牠, 牠都是一樣, 攤在籠內不願意移動, 只要靠近籠門牠就怒不可抑的哈氣,

我ㄧ再的逼問醫生, 牠有沒有可能有救, 就算是1%的機率也好, 但醫生沒說話,

他只告訴我, 貓咪還會再長大, 每長大一點, 體重每多重一點, 對牠來說都是更大的折磨

因為癱瘓的下半身重量會拉扯上半身,  牠的疼痛不會解除也不會好, 只能拖著身軀痛苦過日

就更別說日後的排泄問題該怎麼處置, 牠身上的外傷事小, 但脊椎的傷永遠不可能好也沒有治癒機會

 

又拖過了一個星期, 牠每天都還是一樣的怒吼著, 不可能摸牠, 不知怎麼安慰牠

只能, 隔著籠子看著這個可憐的小生命. 牠的憤怒, 牠的痛苦, 我不知道這樣對牠是慈悲還是折磨

又過了幾天, 牠疼痛得連食物都不願意吃了.  狀況不好, 醫生又再問了我同樣的問題

我是不是要將牠安樂死?

這麼沉重的一個問題, 誰有資格單憑一句話去剝奪另外一個動物的生命

只是我已經不能再拖不能再逃避, 因為每分每秒在痛苦中活著的並不是我

牠沒有機會好轉, 若要讓牠就這樣繼續被疼痛折磨, 十年? 十五年?  

牠此生沒有機會奔跑, 牠沒有機會開心快樂, 沒有機會擺脫疼痛, 那麼, 是否該給牠解脫?

於是, 我點頭了, 我淚流滿面的成了劊子手,  我恨我自己只能給牠那短暫生命消逝前幾分鐘的無痛時光

牠安詳的放鬆, 不再痛苦 憤怒  不再張牙舞爪的仇恨這個世界.

在牠貓生的最後幾分鐘 , 牠得到解脫, 擺脫了疼痛, 輕飄飄的變成了小天使

 

逼不得已的決定, 讓我再次思考起安樂死的問題

安樂死真的那麼不人道, 真的那麼沒有存在的必要嗎?

曾經我也是那安樂死的反對者, 但是, 痛苦的死去真的是對自己的寵物最好的方式嗎?

還是拒絕安樂死只是為了自己的不捨與自私地強留寵物痛苦到最後一分一秒?

我改變了立場, 因為我在經歷我的寵物往生時那種痛苦, 是一輩子無法忘卻的傷痛.

babe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熊貓
  • 正如妳說的,這真是個極端爭議的問題,相信不管贊成反對都有各自的觀點,
    沒有誰能強迫誰怎麼做,恐怕也沒有人能確信怎麼做才算是對,
    雖然我明白沒有人有權利去替別的生命決定些什麼,
    但我能理解並認同在人道考量下,為了不再讓生命在痛苦中掙扎而選擇這樣的方式,
    因為並不是讓他們痛苦地連基本生活需求都維持不了的活著才叫愛他們,
    畢竟那樣的痛苦不是我們所能體會,那又怎能忍心見他們承受極大的病痛?
    我知道有一天終將會面臨生命消逝的問題,現在光用想像都很困難很傷心,
    但我捨不得我愛的寶貝遭受病魔的折磨,倘若再也無法為他盡一份心力改善,
    無論多麼傷心多麼難過不捨,我還是會選擇好好送他走....
    因為希望他能快樂沒有痛苦地安祥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