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自 :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290&t=454644

 Mobile01 首頁 » 時尚生活 » 動物與寵物
小狗布布的風火輪 - 一隻小臘腸與她的輪椅

作者 :  敗家怪醫

文章編號: 4218141
文章日期: 2007-11-28 09:50
 
 
我家的小狗狗 布布小姐,是一隻很頑皮的短毛臘腸 mix ,平常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狂扭腰。
別的狗 -- 包括我們家布布的媽媽嗨嗨女士 -- 搖尾巴都是只有一根尾巴在那裡瓊瑤,就這隻貓王轉世的小狗布布,因為身體實在很長,於是就連屁股也搖的很帶勁,好像在腰部裝了個彈簧。

1. The Family



小狗布布跟我的女兒在同一年出生,他的母親是我十幾年前服軍醫役時,在營區裡收養的流浪狗嗨嗨女士,退伍之後嗨嗨跟著我們一起住,著實給苦悶的住院醫師生活帶來許多歡樂,但是一隻狗兒在家裡實在很寂寞,於是我們找到一隻黑紅色的臘腸公犬,讓嗨嗨生下四隻小狗,其他三支都送出去,留下最小的布布來陪伴她。



嗨嗨女士也是個 mix,她是一隻 Spaniel (特徵比較像是 English Springer Spaniel + Cocker Spaniel),可以輕易跳的比身長還要高,這種狗同時也是很有效率的拾獵犬 (Retriever) ,丟出去的東西,無論是丟到河的另一邊,或是從山路上丟到山腳下,只要上面有主人手的氣味,無論要上山或是游泳渡河,幾乎都可以撿回來,甚至丟到水裡去的也可以潛水下去撿到。

這裡有一隻跟我家嗨嗨很像的 Spirnger spaniel mix

按這裡檢視圖片

嗨嗨的全身只有黑白兩色,飽滿的前胸有一叢漂亮的白毛,好像中古時代西方貴族的荷葉領子,他的女兒布布小姐卻幾乎完全繼承了父親的毛色,只有在前胸還有一塊白毛,標誌著母系的血緣 (一般的 Dachshund 不會有胸前的白毛)。小布布跳不高,他平常最喜歡做的事情,是抓老鼠以及假裝自己是一支偵探犬,事實上,在追蹤氣味以及抓老鼠這兩件事情上,小布布都有專業的水準。這點像極了她的父親,也無愧於他一身臘腸的毛色。不過她終究不是個 Retriever ,撿到東西或是打獵到東西是不會拿回來的 Orz。





2. The Injury

在三個多月前,小狗布布出門溜溜的時候,為了追逐一隻老鼠,很用力的掙脫了繫繩,扭動著它的彈簧腰,很勇敢的向前奔馳,完全忘記那不是在安全的家裡,他....竟然被車撞到了,哎呀,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小狗布布飛了起來,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前腳無力的蹬了幾下,就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我們抱起全身軟綿綿的布布小姐到獸醫院,他的眼睛依然烏黑滑溜,不過在彈簧腰下面的雙腳不自然的垂落,一摸肚子就發出痛苦的悲鳴,在醫院照了電光片,很遺憾的,片子證實了我們的猜測,雖然好幸運的小布布並沒有開放性的傷口以及厲害的內出血,不過他有很厲害的疝氣 (腹膜裂開的話腸子會從這裂口跑出來),骨盆斷成三節,需要積極的治療才能保住她的一條小命,後肢的癱瘓則要在骨盆手術後才能知道結果。

第一次的手術並沒有處理到她的骨盆,醫師花了六個小時清理缺血的腸子,並且把破損的腹膜修復,緊緊的縫合避免再有腸子從脆弱的裂口偷跑出來,麻醉結束後,小布布似乎還沒有意識到她沒有辦法移動雙腳,張開大眼睛,尾巴還是一個勁的窮搖,不過,現在小屁股是沒辦法跟著搖了。



3. The Tragedy

過了兩週的調養以後,小布布的腸子的功能恢復的不錯,食慾也很好,不過他慢慢的了解到後肢不能動的事實,一天當中,會有非常多的時候,她靜靜的躺在花園裡曬太陽,而不是像以前一樣的到處把花盆撞破。而因為不能動,後肢的大部分肌肉,已經開始有萎縮的現象。我們仍然每天給他活動後肢避免關節孿縮,希望他有一天還是可以用到這些關節。

於是請獸醫給他進行第二次的手術。

第二次的手術花了一樣久的時間,把破裂的骨盆用鐵線以及骨釘固定起來,希望可以給她的下肢一個支點來運動,不過結果並沒有第一次那麼好,一天、兩天的等待,變成一個禮拜、兩個禮拜的失望,小布布的下肢神經雖然沒有受損,不過由於骨盆的不穩定狀態,讓她沒有辦法有效率的活動她的下肢,當要勉強活動後肢得時候小布布會出現痛苦的表情。我雖然不是獸醫師,不過實習的時候也是有去過骨科,這絕對不是正常的情形。




追蹤的電光片再次證實了我們藏在心裡面的擔心,布布的骨盆手術不成功,固定用的骨釘與鐵絲游動在他的骨盆腔裡面,就是沒有到他們該去的位置,移動關節的時候會疼痛,於是她越發不肯動。接手的另一位獸醫師並沒有建議我們再開一次刀,小型狗的手術本來比較難開,用來固定骨釘的的骨盆又細又窄,狗也不可能跟人一樣乖乖躺三個月,釘子及鐵線非常容易滑脫,就算重新開,結果也不會更好。

於是只好把布布抱回家,繼續做手工的復健。除了做被動的關節活動之外,還想了些辦法,例如讓他在我們家的小朋友游泳池裡面划動手腳之類的,不過實在不是很有效,他的一隻後腿不能動,另一隻可以在便便的時候勉強把身體撐起來免得把自己弄髒,但是要久站或是走路都不可能,這樣的事情持續了兩個多月。

4. The Possibility

在達爾文 (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登上小獵犬 (the Beagle) 號以前,拉馬克(Jean-Baptiste Lamarck, 1744-1829)所演繹的用進廢退說 (Theory of Use and Disuse) 是進化學的主流(用進廢退說雖非拉馬克首創,但是假拉馬克之名大賣也屬事實。) 拉馬克主張生物對於環境的適應能力造成了進化。有用的器官會精進,無用的器官會退化。

用進廢退這樣的主張放在巨觀的生物演化被證明是行不通的,連續二十代尾巴被切斷的老鼠並不會生出第二十一代天生短尾的老鼠,但是放在相對微觀的動物一生,就比達爾文的天擇說來的有意義。很不幸的,小布布就親身實踐了用進廢退的所有過程。



兩個多月的雙下肢麻痺的生活,讓小布布變的非常的憂鬱,帶她出門,即使遇到其他的狗,他也懶得動一下,每天只能例行公式的出門解放生理需求,叫他的名字,尾巴雖然還是窮搖,但是腰已經不能扭了,尾巴也翹不直。失去作用的雙腿,在柏油路上拖動的時候,每每擦傷,指甲長長嵌到肉裡,他居然發狠,把一隻指甲整個咬下來。作為神經科醫師,我知道那是因為神經功能受損,無法順利向大腦傳遞痛覺的訊號,加上他自己憂鬱的結果。雖然學理上來說是合理的,但是看在心理,卻怎麼也不能安心。

兩個多月過去了,後肢一點好的跡象都沒有,原先偶而還抽一兩下,現在幾乎不會動了,萎縮的速度,超出我的想像,一雙前肢,因為總是要把身體扛起來,所以和胸肌一起便的寬大,有點像健美先生們胸大腰細的體態。

布布總是不走,但是我們又希望他在公園裡跑一跑,所以去買了個裝狗的背袋來帶她,但是總是這樣下去實在不行,我們於是做了雙下肢可能永遠癱瘓的最壞打算,便積極的尋求解決之道,於是『給他做個輪椅吧』這樣的概念就開始蠢動。我們問了好些獸醫,他們雖然沒有辦法幫忙小布布,卻不約而同的告訴我們。

只有屏東科技大學,才可能幫的上小布布的忙。
只有屏東科技大學獸醫學系,才可能幫的上小布布的忙。
只有屏東科技大學獸醫學系的杜杰憲教授,才可能幫的上小布布的忙。
...

屏東科技大學在內埔老埤,並不難找,進大門直走後在左邊看到獸醫學系,醫院就在後方。杜教授看來就是學者風,雖然穿著輕便,但是白袍上的雙眼非常睿智,與我看過的獸醫們很不相同。他不是多話的人,檢查了小布布之後,為她照了電光片看清楚骨頭的狀況,當場就為他量身訂做了一張輪椅。



(有沒有這麼快啊?)

當天下午我回到家,就看到某布的新裝備了。




這個輪椅長的像是個簡化版的牛車或是複雜版的人力車,前面有個軛,安在他的肩膀前,用一條魔鬼氈固定,後面有兩支長桿,連接著兩個輪子,以及把雙腳撐起來的座位,座位開有兩孔,以便雙腳穿過。



穿上輪椅的布布小姐,似乎顯得上半身承受更大的力量,不過其實不然,因為橫桿是水平的,有一半的重量其實是後輪幫忙負擔,身體稍向前傾,因為必須讓兩隻腳不拖到地面,所以後面是撐起來的。



小布布跟其他癱瘓久了的狗不一樣,也許是因為他還是蠻憂鬱的,所以穿上輪椅之後,並沒有開心的就跑動起來,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久了還會發出哭泣的聲音。我們嘗試了一個禮拜,發現她好像可以動,但是很不願意動。

這樣好解決,只要是動物就會有吃東西的生理需求,尤其這兩隻出名的貪吃,只要有點有香氣的牛肉乾,就會讓她興奮起來,於是我們開始用牛肉乾來逗引她,果然,他開始一天一天的熟練起那輪椅來。半公尺,一公尺,兩公尺,逐漸,它可以開始去追逐丟出去的牛肉乾,自己跟著人走了。下面是 Bubu 帶著輪子撿牛肉乾的畫面。事實上,他到後來發現自己又可以奔跑了之後,就開始去追逐公園裡其他的狗兒了..... Orz,而由於那輪椅會發出咖拉咖拉的聲響,所以 Bubu 所到之處眾狗披靡,所向無敵。

小布布拖著輪椅,前進! 一定要吃到牛肉乾!




正當我們欣喜的發現,它可以拖著輪椅奔跑的時候,還不知道好事還在後頭。也許是凌駕其他的狗讓他不再那麼憂鬱,也許是前肢的加強動作讓她的後肢開始自主的運動,也許歪掉的骨盆終於長好到可以支撐他的身體,總而言之,我們驚訝的發現,

Bubu ... 用三隻腳站起來了。

一天一天過去,兩支曾經因為不用而消瘦的腿,因為重新開始使用而豐滿起來。現在布布小姐已經可以開始讓四肢腳都撐在地面,扭動腰來前進,雖然有點像蚯蚓,不過後肢少量出現的前後擺動的動作,讓我非常有信心,有一天,布布小姐一定可以再度在左營原生植物園的草地上奔馳,用他自己的四隻腳。

小布布的蚯蚓前進

5. The Expectancy: Dear Hihi and Bubu, I'll be the wind beneath your wings.

一隻狗,能有幾個十年?除了出國見學的那段時間,Hihi 總是我們家忠心不變的夥伴,十幾年來,他守護著我的事業,我的婚姻,以及我的孩子,每個上門的人都會先聽到非常洪亮的狗吠,然後是 Bubu。我無法想像,這些年,如果沒有這兩隻溫暖熱情又忠心耿耿的狗,在一個人獨楚的午後,在漆黑無月的夜裡,在山道,在河濱,我還能不能獲得一樣多的喜樂或是平靜。




年紀大了,Hihi 的眼睛有非常嚴重的白內障,雖然他的聽力和嗅覺依然靈敏,四肢與心肺仍然強健,但是視力真的是很重要,現在只要稍微環境暗下來,他就會看不見,每每看到他跌跌撞撞的,就十分的不忍。狗的白內障杜教授也能處理,不過必須是視網膜還有功能 (不然開了也沒用),下禮拜我們就會知道他的眼睛是不是還有功能值得開刀治療白內障。

他們是我們家人最好的朋友,以前你們負責保護我們,陪伴我們,現在你們老了,殘疾了,我希望是你們翼下的風,讓你們能繼續翱翔不跌落。

是為記。


babe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