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叔叔入院到昨日頭七這些天

我整個人被悲傷壟罩著   每天早起就想著該為叔叔做些什麼  能為叔叔做些什麼

下午堂妹把她和她爸爸( 也就是我叔叔 )的照片傳來

照片中的叔叔笑著  那種滿足且愉快的神情  是我很少看見的

只是看著照片的我又忍不住悲從中來

 

這些天的我ㄧ直都在茫然中度過   每天盡可能的讓自己忙碌不要留下時間悲傷

叔叔的驟然離去成為家人心中很深的傷口  很沉重的痛

瑣碎的儀式似乎是為了分散往生者家人的悲傷而存在的

儘管如此  我仍仔細計較著每一個細節

就是希望叔叔可以在往生的路途上走得好

大家摺著蓮花  透過反覆的動作來渡過時間也比較不會悲傷

所有的習俗禮儀

又怕做錯  又怕做不夠

又怕少了什麼漏了什麼

 

沒有法事又不是假日的日子  叔叔一個人在殯儀館裡可否會寂寞?

又或者是他可以自在移動到任何地方?

我知道很多問題都沒有一定的答案

只有當自己也走一遭時才會明瞭

 

創作者介紹

babesunny

babesu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